相关文章

地下酱料厂狂兑名牌酱油醋

  举报:地下酱料厂屡查不禁

  “这家地下酱料厂,被查过数次,没多久又死灰复燃”,近日,有热心市民向南都举报称,一家名为“海发酱料厂”的无牌无证工厂藏身工业区,存在已4年多了,每天造假冒陈醋、酱油、料酒等调味品,低价热销宝安、东莞等工业区小工厂、小餐厅,虽然市场监管部门查过,但每次查完后工厂照旧经营。

  据举报人介绍,这家酱料厂没有任何证件,生产的东西都是三无产品,产品都是调味料,有假冒山西清徐的“晋锡牌”陈醋、白醋,也有“美味”牌草菇酱油以及料酒。陈醋、白醋一箱20瓶批发价10元给批发行,酱油每箱12瓶,批发价也就10到11元。

  暗访:厂内工人忙碌作业

  10月25日下午,南都记者闻讯展开调查,“海发酱料厂”位于光明新区公明街道马山头第三工业区内,距离马山头社区警务室仅百余米,厂房外院子大门紧闭,仅留一扇小窗,透过小窗看去,厂房内正有20余名工人上班,灌装机、搅拌桶应有尽有。

  南都记者以采购人员的身份跟门卫预约进厂,但门卫十分警觉,声称:“我们这不零售,都是几百件才发货,要买散货去福永那些批发行去”,南都记者佯装问价,门卫说:“陈醋每箱20瓶,批发价每箱10元”。

  在工厂大门前,南都记者看到一个废品池,池中堆满玻璃瓶碎片,其中有玻璃碎片上有“海天”、“金威”等字样。举报人说,地下酱料厂装陈醋、白醋、酱油、料酒的瓶子都是回收的,有名牌调味品“海天”的瓶子,也有名牌啤酒的啤酒瓶。瓶子回收到工厂后,工人将破损的瓶子收集起来,碾碎后丢到废品池。完好的瓶子不会洗,直接将调好的假冒调味品灌装。

  南都记者在工厂外观察发现,有三辆货车定时到工厂载货,开进工厂大门后上货,然后运往东莞樟木头、大岭山,宝安区福永街道等批发行。工厂外很安静,但厂内工人忙碌作业,不时飘出化学品的味道。

  跟踪:整车运往三家批发行

  10月25日清晨6时许,南都记者在“海发酱料厂”外发现,一辆蓝色货车进入工厂上货,大约20分钟后,约500箱假冒调味品装上车,随即,货车出厂前行。一路跟踪,南都记者发现,货车径直驶向东莞市樟木头。到上午8时40分左右,车辆抵达一家名为营海(创发)副食贸易商行的商铺。

  工人卸货时十分谨慎,不时四处张望,约20分钟后,卸货完毕,货车随即开动返回公明马山头海发酱料厂。

  10月26日、27日,南都记者继续跟踪货车去向发现,整车假冒陈醋、白醋、酱油、料酒等调味品被运到宝安区福永街道西环路82号无名批发行,福永街道新和三区旧村61号无牌批发行内。两家批发行均有50余平方米,屋内堆满了地下工厂“海发酱料厂”的产品,但两处的批发价还比别处高点,每箱陈醋17元、每箱老抽17元。

  “你们买得太少了,我们不太想卖的”,宝安区福永街道西环路82号无名批发行老板娘说,这两种货是最便宜的了,一般都是小工厂、小餐厅来买,反正吃不死人,但肯定不如正规的好吃。南都记者看到,一辆车牌号为粤BV 8844及粤BM H 227的货车正在下货,500多箱假冒陈醋和酱油又被搬进批发行。

  在宝安区福永街道新和三区旧村61号无牌批发行,南都记者看到,一辆车牌号为粤B 3Y 433的货车同样在卸货。经营者说,附近是福永批发市场,很多开小餐厅的,因“海发酱料厂”的货便宜,比正规的便宜一倍还有多,所以很好卖。假如才买几箱,一般不卖,太费事。

  追踪:山西厂家肯定被假冒

  南都记者在营海(创发)副食贸易商行购买3箱调味品,其中一箱12瓶装美味草菇老抽,批发价每箱15元;一箱20瓶装“晋锡”陈醋,每箱批发价16元,一箱20瓶装“晋锡”白醋,每箱16元。

  南都记者照联系方式上所留电话打过去,一女子称,他们公司仅在深圳有办事处,并没有设立分厂,而且每箱陈醋价格肯定不会才16元。“肯定被假冒了,每箱批发价才16元,成本都不够,肯定是工业冰醋酸加工业盐用水兑出来的。”

  “美味”草菇老抽瓶身上竟凸起“金威啤酒”字样,商标上印有“海发(深圳)酱料厂出品”,配料为“水,黄豆、面粉、草菇、食盐、谷氨酸钠、苯甲酸钠”。但举报人称,每箱才15元,正规厂家的成本都不够。

  好卖又好赚 销往小工厂

  据福永街道西环路82号无名批发行女店主说,该厂生产的陈醋就是假醋,用工业冰醋酸和工业盐,和适量的水兑勾而成。这种醋的成本价一公斤不到2毛钱,而卖价每公斤能达到8毛钱。而这些醋一般都销售到执法部门很少注意的关外批发行,再由批发行转销到偏僻地方的工业区小工厂、小饭店。

  “这种醋很好卖”,南都记者在福永街道新和三区旧村61号无牌批发行看到,经营者特意在假冒“晋锡”陈醋纸箱注明“冰”字样,经营者说,原来每箱批发价14元,现在涨到每箱20元了,成本每箱最多八九元,这么大的差价,肯定卖这样的赚钱了。

  假冒调味品再由批发行分销到哪里?南都记者调查发现,经销假冒调味品的批发行均没有牌照,而且对销路均很隐晦。“有需要的就自己来买,我们也管不着”,批发行经营者 说 ,买 货 的 人 太 多了,想记也记不下来,反正都是小餐厅、小工厂来买,很多也是没有牌照的。

  ■说法

  市场监管部门:

  长期食用假醋可致铬中毒

  深圳市市场监管部门有关人员表示,用工业醋酸制作食用醋利润很大,假冒陈醋颜色较浅,闻起来也没有香味,吃到嘴里还发涩,存放时间不长就会发霉,散发出一种奇怪的味道。

  “用工业醋酸制成的假醋会对人体健康造成极大的伤害”,深圳市市场监管部门有关人员表示,工业醋酸属有机化工原料,接触皮肤会引起灼伤、刺痛、发水泡,引起鼻、喉、眼睛等疾病。由于工业醋酸中含有重金属铬,铬不能被人体吸收和排泄,由此加工的食醋,长期食用可导致沉积性铬中毒,对人体血液、骨骼和中枢神经毒害极大,会造成胎儿畸形、白血病、痴呆、脱发以及其他不明症状。

  ■追问

  如此繁杂的造假、销售程序,只要一个环节上有人监管,假冒调味品怎会流向市场,又怎会分销流向小工厂、小餐厅的餐桌。而现状是,假冒调味品工厂屡查不禁,究竟哪个环节出了问题?

  1正规厂房内制假为何没人管?

  造假使用的地方并非出租屋,而是正规的马山头第三工业区厂房,制假者不但租赁的厂房面积大,而且在厂房外设置有制假设备,房东为何视而不见,为何做甩手掌柜只收租不监管?此前制假工厂曾被查获,为何没有倒查责任人,为何没有处罚失察业主?

  2并非小打小闹为何无人关注?

  “海发酱料厂”规模庞大,每天至少生产数千件假冒陈醋、白醋、酱油、料酒等调味品,据举报人陈述及南都记者调查,该制假窝点货车一车能运500余件假货,三辆货车频频送货,并非一个小打小闹的作坊,为何市场监管部门没有一查到底,没有让害人工厂彻底关门?

  3无牌批发行分销为何无人查?

  假冒调味品大行其道,成为批发行的“热销产品”,南都记者调查发现,“积极”分销假冒调味品的批发行均是无牌无证的商行,而且地理位置不错方便运输,在假货大行其道的渠道中,无牌无证批发行成为重要辅助力量,但为何类似无牌无证批发行没有人查?

  本版采写:南都记者丰雷

  本版摄影:南都记者王子荣

  (报料人:佚名 报料奖:300元)